告示:无敌看www.wudikan.com提供免费收录网站服务,要求网站有ICP备案(正规合法),快审5元/站,文章10元/篇,永久收录!快审服务请联系qq:1962348884

新站提交
  • 网站: 10699
  • 文章: 26524
  • 小程序: 486
  • 待审: 108
  • 会员: 3244

刘墉要嫁女,这几天,和珅心里一直在犯嘀咕。没听说刘罗锅还有个什么女儿,怎么这会又蹦出个出嫁女来?更让他稀奇的是刘府大宴宾客竟然扬言不收贺礼。他刘墉不是大清官吗,哪有那么多银两又是嫁女儿又是摆大席的,难道这事他不怕有炫富夸有之嫌吗。奥,闹了半天,他刘罗锅也不过如此。平素每每以清官自居,所谓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均是沽名钓誉,掩人耳目罢了。如今他办喜事不收礼正好,说句难听话,我还不想破费呢。不过这个喜宴该怎么参加还是要怎么参加的,同朝为官,殿前共事这点面子不能不要。再说,自己倒要看看罗锅子这回如何大摆龙门阵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军机大臣文华殿大学士和珅真的是抱着看笑话和瞅纰漏的心态来到刘府的。

不仅和珅对此事怀疑,满朝文武百官也都一头雾水。唯独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纪晓岚心知肚明,而据说还是他为刘墉之女做的媒。

刘墉的确是有儿无女,今儿要出嫁的女儿是乾隆四十七年间,时任内阁大学士礼部尚书的他奉命前往山东调查该省布政使国泰和巡抚于易简贪污枉法一案,途径乐陵时收的一个螟蛉义女。

一日,他扮作算命先生入鲁沿途私访。一路上所见饿殍遍野,哀鸟满山。而时任山东布政使的国泰则对上瞒报实情,邀功请赏。对下强征横敛,巧取豪夺。平民百姓无力缴纳赋税的一律捉拿查办。还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残杀了九名欲进京请命的进士和秀才。在贪官肆虐酷吏横行的下。老百姓生活于暗无天日水深火热之中。

山东乐陵有一户韩姓人家因缴不起赋税,父亲被下在大狱折磨而死,哥哥被强征到雪域戍边。母亲本来就多病,怎禁得住家中有如此变故,悲愤之中含恨撒手人寰。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家,如今只剩下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韩二姐。她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一日刘墉化妆来到了乐陵地面,在街头正遇上小二姐卖身葬母的场面。一个十二三岁面黄肌瘦的小姑娘,衣衫褛褴,头插草标,可怜巴巴地跪在街头。烈日当空,酷热难当,小姑娘几近晕厥。大荒之年穷人家自顾不暇,乡绅大多是为富不仁,囤积居奇。此时谁愿出手相救。

钦差大人实在看不过去,就上前询问,小丫头发觉有人过来,抬起她那脏兮兮的小脸无力地哽咽着:“行行好,可怜怜俺吧。”刘罗锅赶忙将其扶起,一手拿着算命先生的招幌,一手掚着她走到了烧饼摊,买了两个烧饼,向老板要了一碗水。小丫头已两三天没吃东西了,哪还能顾上许多。只见她大口小口地往嘴里塞着,刘大人赶忙把水递上。十分怜惜地说;“孩子喝口水慢慢地吃,可别噎着了。唉!看看,都把孩子饿成啥样子了。”

刘墉见小姑娘吃饱喝足了,这才拉着她走到了一个避静处,小二姐把遭遇一一说知先生。眼下小女孩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于是刘墉动了恻隐之心,他带着女孩回了客栈,派下人陪同小二姐先回家葬母,然后又修书一封,命人带着书信和她一起连夜进京面见夫人。自己则一路向济南府微服私访下去。

话说韩二姐被带到京城,家人将刘大人亲笔书信呈给夫人,夫人内情尽悉。仔细打量身边女孩,虽说有些面黄肌瘦,但容貌清秀,身材姣好。作为收养来说,年龄是大了些,但所幸此女是个孤儿。自己的孩子已经大了,眼下还真缺少一个能围着自己说话解闷的人。夫人想到这里很是欣慰。就连忙打发用人伺候其洗浴更衣。完事后,又等小女子吃饱喝足,再观其样,已判若两人。俗话说人是衣裳马是鞍,小二姐绫罗绸缎一上身,与先前的粗布麻衣相比,自然光鲜许多。只见她不是名媛胜似名媛,不是娇娃俏过娇娃。夫人喜不自胜,即刻认作干女儿,庆幸老公为自己张罗了个事干,自此一心扑在了小二姐的调教和抚养上。生活也有了别一番的滋味。

再说刘墉在山东微服私访了月余,亲眼目睹了灾民穷不聊生的惨状,掌握了时任山东布政使的国泰和巡抚的于易简等贪官污吏收刮百姓,欺上瞒下,贪纵营私,无法无天的累累罪状。回朝后,连夜起草了奏章。

第二日早朝,刘墉和一起受命办理此事的御史大夫钱沣将奏章呈上。皇上阅罢,龙颜大怒。和珅素与国泰交厚,又受皇妃相托,极力为其开脱。刘墉据理力争,历数其吏治废弛,贪脏枉法,鱼肉百姓,恶贯满盈之罪行。声言不治其死罪,天理难容,大清国法受辱,江山社稷蒙羞。圣上也深知此案关系重大,贪官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污吏不灭不足以振朝纲。可皇妃和何爱卿的面子多少也得顾及,乾隆爷又用上了中庸之道。当堂将本该定为斩立决的改为斩监侯,下刑部大狱,并命其在狱中自裁。国泰才勉强保住了个全尸。

至此,和珅与刘墉矛盾更深,在朝中常常舌枪唇剑,明争暗斗。好在乾隆帝善于搞平衡,以大智慧将其掌控于朝堂之上,驱驰在御前左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三四年下去了。小二姐在刘府出落成一个貌美如花,温柔娴淑,识书达礼的二八佳人。一日,当朝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纪晓岚来刘府小酌。刘墉将小女引荐,并相托好友留心为她说个好婆家。小二姐冰雪聪明,叔叔长叔叔短的将纪昀哄得晕头转向。当即手拍胸脯,口吐狂言。信誓旦旦地将此事大包大揽下来。

纪晓岚何许人也,说过的话焉能不办。那年适逢科考,新科状元王连璋乃归德府人士。貌似潘安,才若子建,且为忠良之后,及第后拜纪昀为师。天赐良机,大学士岂能错过。一日下朝后,纪昀名为去刘府讨口小酒喝,实为提亲之事。刘墉对如此人中骐骥朝中才俊焉有不愿意之理。二人一拍即合。夫人也为小女高兴,她不由得多灌了大学士几杯,微醉的纪昀又是作诗又是打对,语无伦次,礼数全失。临走还非得带走刘大人喜爱的一方古砚,弄得刘墉直埋怨夫人多事,不知纪大烟袋素有借酒装疯,颠憨讹人之嫌吗?夫人不服地说,恁二人的砚今天是你的明天是他的,转过来倒过去的哪有个你我之分,说得刘墉释怀了许多。

婚事定在腊月十九,出嫁前刘大人有些捉襟见肘。素有清官大老爷之称的他,有心多为小女准备些嫁资,以对得起苦命的她和其死去的父母。可他一向清廉,囊中羞涩,眼下急用时才知道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眼见好友陷入了钱财尴尬,纪昀也无力资助。思来想去纪大烟袋又动起了歪点子,他为刘中堂出了个绝妙的主意。不仅让小二姐的婚事风光无限,还成就了一段千年佳话。

小二姐出嫁那天,刘府喜气洋洋,张灯结彩。前来贺喜的人络绎不绝,只是礼金和礼物一概无收。这着实让朝野震惊。大家既佩服刘墉为官一清到底,又对刘墉突然如此大方深感不解。一些在朝中平日不太对乎,政见相左的同僚更是想趁此机会找个茬,瞅个漏,寻个把柄,以增加今后在朝廷上与刘罗锅抗衡的砝码。

而那些知己好友和省事的人知其清廉如洗,洁身自好,都不愿给刘大人添麻烦,到了刘府见了主人,寒暄一番,说说吉祥话,送上一些美好的祝愿,然后就悄悄地打道回府了。到了中午时分,客人中也就剩下七八桌饭的光景。当然和珅和大人,以及他身边的一些老贪们受到了刘墉和纪晓岚的特别关照:刘府小置杯酒,不成敬意,聊表寸心。各位大人务必得赏个脸,给个面子。不料主人的盛情正中和珅下怀,刘纪二人心中暗喜。一上午纪昀纪大人都陪着“贵宾”们,不离其左右。他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古今中外,书林诗海,琴棋书画,花鸟鱼虫,金石古玩……和大家没完没了云山雾罩地胡吹一气。弄的一些人想借故离去却难以张口,想打道回府却抽身不得。

中午时分酒宴一字排开,刘墉安排文华殿大学士和珅、体仁阁大学士纪晓岚、刑部尚书苏凌阿、户部尚书福长安、左都御史吴省钦、工部左侍郎吴省兰、以及山东巡抚伊江阿等人入座贵宾席。初,和珅还以为刘罗锅将他们安排在一桌,是对自己的尊重。自己居中,左有刘墉,右有纪晓岚把盏作陪,同席的几个人皆是素来与自己友善的同僚和属下。他们这种安排让自己心里十分受用。而这帮朝廷重臣也颇觉刘罗锅子今天给足了他们面子。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客人们的不断起席离去,他们慢慢意识到今天又可能又被老家伙给涮了。闹不好还是纪大烟袋这狗东西出的主意。

一帮子人从入席到现在已经好几个钟头了,隔壁桌的客人都换了两起子了,可他们这桌连个凉菜的毛还没见到。刘墉只是不时地过来说上两句抱歉和稍等类的客气话,然后又借故离开。纪大烟袋这里是不急不躁,一边穷侃八聊地摆着龙门阵,一边逮着个老烟袋吧嗒吧嗒的吹。难闻的烟味呛得众人吭吭呛呛的咳嗽个不停。尤其是跟前几桌的喝三道五的划拳声,以及不时飘来的菜香酒香的味道,让这帮饥肠轱辘的大人们焦躁难耐,坐立不宁。眼看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又过了好大一会子,刘罗锅那老家伙才过来作陪。道歉话说了一大堆,可酒菜还是没见上来。这些养尊处优惯了的大老爷们何时受过如此洋罪,一个个都后悔的不行,心想早知道是这样,八抬大轿到家请也不来。

直至下午快三点多了,众人都饿透了,坐累了,等的腻歪不能再腻歪了,困乏的不能再困乏了。这才见两个下人分别端着两个大盘子不慌不忙地走来。纪大人装作亟不可待的样子说:“哇!黄面金塔乐陵小枣。刘大人你太高看我们了,怎么用如此稀世奇珍来招待我们。”大家凝神注目看去,桌子上摆着两个大茶盘。一个装着满当当的红枣,一个装着八九个油炸过的棒子面窝窝头。弄得大家哭笑不得。

这时,山东巡抚伊江阿见和大人的脸色不悦,就出头说道:“刘大人,这些草民日常用的食物也能算是稀世奇珍?”说完他又瞪了纪晓岚一眼。

没容刘墉答话,纪昀就接过了话把:“怎么不算,在座的有谁这些年吃过?平素大家山珍海味吃的鼻子嘴歪,琼浆玉露喝的上哕下泄,今天刘大人嫁女,他煞费苦心别出心裁地请大家换换口味,调剂调剂一下肠胃有何不可。”说完他又对身边的和珅说:“你说哪,和大人?”

和珅赶紧附和着说:“就是就是。”更气人的是刘罗锅还故作姿态地陪笑着对大伙说:“区区之物,拿不出手,见笑见笑!”纪晓岚扫了大家一眼,然后拿起一个窝窝狠狠地咬了口,又往嘴里填了一颗小枣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他一边嚼着一边砸吧着嘴不停说:“嗯,真香真香!”

接着刘大人一拱手说道:“各位大人请,和大人请。”大家这时也真的饿到尽了。再说盘里就那么八九个窝头,平均起来一人能摊一个就不错了。纪大烟袋这会吃得这么香,一贯好不要鼻子的他闹不好吃完了自己的再去抢别人的,那如何是好。不行,先下手为强,刑部尚书苏大人顾不上许多,隔着身边的人对和大人说了声“请。”就下筷子叨了个窝头啃了起来。接着陈侍郎、刘巡抚等人都跟着行动起来。桌面上就剩下有两个窝头了,和珅和大人再也矜持不住了。听着大家“好吃,太好吃了。”的交口赞誉声。看着大家狼吞虎咽的贪婪样子,他稳准狠的用筷子按住了其中的一个。

一个不太大的窝头勾起了大家肚里的馋虫,纪大烟袋带头叨起了盘子里的小枣。和大人这次变乖巧多了,筷子耍得勤了起来。只见他三口并作两口地将那个棒子面窝窝头吞下肚,然后毫不客气地将目标瞄准了小枣。也难怪这两种东西的口感本来就不错,用油炸过的棒子面窝头,香脆可口。用蜜糖配制的乐陵醉枣甘甜味醇。何况现在大家又都在饿头上,哪还顾得上什么吃相。要不是吃枣还得吐核,别说一盘枣,就是再来两盘,恐怕也早席卷而空了。

和大人眼鼻嘴手这会儿全对准了小枣,也就是这当口,刘墉和纪晓岚开始把自己吐出的枣核悄悄地用脚往和珅的脚下挪送,不一会自己跟前的枣核就已所剩无几。可他们的小动作没有瞒过左都御史吴省钦的眼睛,他偶然间瞟见了他们的反常举动,就知两个老家伙又在变着法子整人,自己不明其故又不好说破,就只能学他们那样将枣核用脚也运送到和珅的跟前。不仅如此他还对身边的胞弟工部侍郎吴省兰咬了一下耳朵,吴省兰即刻会意,他也如法炮制。后来还有刑部尚书苏凌阿也发现了此道,开始枣核的挪送。可为时已晚,没等他弄过去几颗纪晓岚那边就发了话:

“各位大人,这黄面金塔乐陵小枣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能否让在下说两句话?”这时和珅从盘子里仅剩的几个枣子中又夹起了一个,还没来及送进嘴里,听了此话,就只好将筷子停在嘴边随声附和地说道:“你说你说。”等纪大烟袋这边开口了,他那边才趁空将小枣放到了口里。

纪昀说:“各位大人,今天德高望重的刘中堂嫁女,有幸请到各位贵客。又承蒙老大人厚待,将如此美味拿出来招待我们,说啥咱也不能像外面的人一样那么小家子气,吃罢喝完拍拍屁股抹了抹了嘴就一走了之。”和珅和户部尚书福长安两人赶紧跟着说到:“那是,那是。”陈氏兄弟心话,纪大烟袋开始收网了。苏尚书来不及往和珅处倒腾枣核,就往靠近自己身边的伊巡抚脚下倒腾。上身部位还得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纪晓岚说:“和大人你说个数,大家随着就是了。”刘墉听了后,就借故离开了。

和珅心想,我要拔个汗毛都能吓死你。不过有钱我也不能花在刘墉个老小子身上,这个罗锅子忒气人,处处与我作对。我要说少了没面子,说多了,大家都跟着来,岂不太便宜罗锅子了。不行,还是让纪大烟袋说吧,这家伙一向是个抠腚喳指头的货色,让他往死里出他能出多少。就是他倾家荡产又奈我何。这会只管地沉住气,跟风走。以静制动,以不变制万变。

想到这里,和珅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大人,纪大人说得对,刘大人嫁女这么大的喜事,我们怎么也不能白吃白喝。我看这样吧,这事我就不说了,还是让纪大人说吧,不过我提议纪大人怎么说咱就怎么办,大家不得有违,否则就是小人一个。”

纪昀说:“你这话当真?”

和珅说:“千真万确!”

纪昀又说:“真不反悔?”

和珅拍拍胸脯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大丈夫顶天立地,言必行行必果,决不食言!”

剩下的人心里各有各的数,都不露神色地随声附和着;“纪大人说了算,纪大人说了算。”此时苏尚书还没忘记用脚在桌子下瞎倒腾。

好个纪晓岚,得理不让人。只见他啪地一声放下大烟袋,起身对着大家打了一恭,然后张口说道:“既然各位大人刻意让在下作主,在下也不便推辞。我也想了,少了拿不出手,多了在下承受不起。若按官职大小,能力大小吧,这样显然对和大人有失公平。在下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

和珅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解地问道:“什么办法你就说吧,别再装猫变狗的了。”

纪晓岚接着说道:“依在下之意,咱就按实际结算,大家吃的小枣是小二姐从家乡辛辛苦苦地带来的。据说此枣是她专门回山东乐陵一趟,在自己老家的后园里,踩着凳子拿着竹竿一颗一颗地打下来的,然后又按照祖传的秘方精制成醉枣。此枣真可以说浸透了一个千金小姐的良苦用心。价值非一般钱财可以衡量。而今天我辈都是有头面的人物,咱就出个价,吃一颗枣五十两纹银如何?”

和珅听了并没放在心上,他想这个盘子里最多也就是装它一二百个枣,二百个枣也就是一万两银子挡住了,一桌七八个人一平均下来,每个人不就摊一千多两银子吗,这对自己来说又有啥子,不过是从牛身上拔根汗毛,可你纪大烟袋怎么受,账算下来俺倒要看看你的狼狈相。所以他听后连犹豫都没犹豫就一口叫起了好来,其余的人也都随声附和。

纪大烟袋当即让大家起席,说要清点枣核。先从和大人处逐个查降下来,还煞有其事地命下人用笔墨记下来。和珅一看是分别记账,这时他才知又被人戏耍了。伊巡抚糊里糊涂地也跟着倒了霉。查完后只见纪大烟袋从下人手中接过账单,当众高声念道:“和大人六十八颗,三千四百两。纪昀四颗二百两。陈氏兄弟,老大陈省钦六颗三百两。老二工部左侍郎陈省兰六颗三百两。刑部尚书苏阿凌八颗四百两。山东巡抚伊江阿四十四颗两千二百两。共计纹银六千八百两。”

和珅气得脸都歪了,他扫视了一圈,几位大人都哈着腰陪着笑。这种场面自己又不便发作,只有暗自咬牙。他心话,好你个纪大烟袋,竟然和刘罗锅子一起合起来算计本官,本官和你们俩势不两立。今天你让本官钱财吃亏,他日我让你们卸官丢印,到时也别怨俺心狠手辣。他又狠狠地瞪了周围几个同僚一眼,好像在说,平日都说得好,关键时候各顾各。你们真的没有什么品,怎么竟然跟着纪大烟袋一起瞎起哄,让本官破了财不说还丢尽了面子。

其实和大人并不真的是疼这三千多两银子,这点银子在富可敌国的他身上真的算不了什么,充其量也就是九牛一毛的事。只不过这事有点太演绎了。堂堂的一品大员、军机大臣,户、吏、礼三部统领竟然被人捉弄的不知哪进堂,这要是传了出去,那还不是赶会掉了爹,丢大人了。再说,这些钱真要用到别人身上也不疼得慌,偏偏是不听响地扔到了老不死的刘罗锅怀里。这叫人真他妈老鼠进炕洞——窝火又憋气。

这时,就听纪大烟袋喊道:“上酒,上菜!”和珅哪还有坐席的兴致,推说头有些不舒服,起身离去,其余的人也不愿再呆,各自都要打道回府。刘公和纪昀送出门外,只听纪大烟袋在后面高声喊叫着:“别忘了回去让家人把银两送来!”几位大人这会儿不停地催着轿夫赶快走路,后面还是传来了一阵不绝于耳的呵呵大笑声。

早朝上,皇上问及刘爱卿昨日嫁女之事。满朝文武掩口而笑,皇上不解,询问于刘墉,刘墉推说不知同僚所笑为何,又问纪晓岚,纪晓岚要皇上问和珅。和珅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皇上一看群臣的动静就知昨天又有故事。这更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下令和珅从实道来。和珅无奈,只得忍声吞气将昨日之事和盘托出。末了还说刘纪二人合伙欺诈他。请皇上为他作主。

皇上不听则已,一听不禁龙颜大悦。心想这三个宝贝真能折腾。不时地取悦于朕,实乃本朝之幸事。既然他们嬉戏了一回,朕怎么也得助助兴,否则岂不有负于这茶余饭后的谈笑之资。

乾隆帝笑了,乐了。突然龙颜一沉说道:“大胆刘墉纪晓岚。”刘纪听了双双跪倒在朝堂上。皇上又说:“你俩可知罪?”二人说:“回皇上,臣不知何罪之有。”皇上说:“你们竟敢合起伙来欺负朕的爱卿。让和大人不仅破了财还颜面尽失。先罚你们明日将那黄面金塔和乐陵小枣献上朝来,让朕尝尝值不值五十两一颗枣。如值,朕让和珅再按数付账。如若有欺诈之嫌,朕将严厉处罚你们为和爱卿作主”二人会意,赶快谢主隆恩。

皇上反过来安抚和珅说:“和爱卿昨日受委屈了。朕不能让你白白吃亏。”然后对身边的当值太监说:“看赏,赏和珅和大人铜钱二百五十个。”只听当值太监高声喊道:“皇上有旨,赏和大人铜钱二百五十个!”那声音在金銮殿上回响了好一阵子,群臣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和珅明知皇上也在戏弄他,却不得不下跪谢主隆恩。

至此,刘墉嫁女和大人出资以及御封和大人为二百五的趣闻传遍了朝野。皇上和群臣为之乐呵了好一阵子。民间更是街谈巷议,乐此不彼。



wudikan

注册时间:

网站:1 个   文章:12 篇   小程序:3 个

赶快注册账号,推广您的网站吧!
最新认证网站

QTOOl在线工具www.qtool.net

4

4

3

qtool在线工具为大家

迅捷办公www.xunjiepdf.com

4

4

3

迅捷办公提供的在线翻

迅捷PDF转换器app.xunjiepdf.com

6

4

5

迅捷在线pdf转word转

菜鸟工具c.runoob.com

5

5

4

菜鸟工具为开发设计人

lmcjl在线工具www.lmcjl.com

4

3

1

lmcjl在线工具致力于

最新入驻小程序

Ai绘画处理2022-11-15

Ai绘画处理小程序运用场景非常丰

旺财冲冲冲2022-11-15

旺财冲冲冲小程序是一款智能聊天

发票台账管理2022-11-15

发票台账管理小程序提供发票查重

猫猫问答2022-11-15

猫猫问答小程序是一款免费的通用

短平快推广2022-11-15

短平快推广小程序是一款推广辅助